分享

《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》我的初中 系列

人人拍 发布于 2021-03-10 13:19
频道: 影视 

小学六年匆匆过,每天都是新生活,我马上又要走入初中校园了。

 

爸爸严肃的说:你一定好好学习呀,过了这个村没这个店了!

 

初中校园在一座山后面,每天上学先走一段铁路,然后再翻过一座小山,才能到学校。现在的我每次回家乡,都会约小伙伴去初中校园打打篮球。现在学校里篮球场修得很好,高标准。读书那会,篮球场还是水泥地,硬邦邦的,那当时也耍的不亦乐乎。

 

初中的我,正式成为了淘气的小伙伴。上学时,我们几个小伙伴总是混在一起,现在我们也常常联系的。每天上学放学时热闹非凡,在山上跳来跳去,爬这爬那的。我们几个就像是在这个山里打游击战。有一次要从一个大约五米高的坡上跳下去,一个接着一个,很是勇猛。而我差点受伤,还好有惊无险,想想都后怕。

 

也许就是这跳来跳去,我的身高在初二时就175cm以上了,在南方的孩子里算高的了。体育老师发现了我这个特点,于是重点培养我跳高和三级跳远。每年学校运动会,这两个项目的第一总是属于我的。

 

初二的时候,我的跨越式跳高达到165cm,这也是学校的纪录,也是我的跳高极限。要想突破极限,就必须改动作,改成“背越式”。我也不得不下定决心去改变。同时做了了很多功课,背越式的基础练习和要领掌握。可惜,生活总是有意外!第一次“背越式”跳跃练习开始了,起跑,腾空,落毯……一阵巨疼来了,落毯时,我的手腕扭了,相当严重,有点疼晕的感觉。不记得谁用手帕缠住了我的手腕,扶我到教室休息。这次练习的意外受伤,两个多月才恢复。可怕的是这次让我害怕“背越式”跳高了,总觉得驾驭不了,最终放弃了跳高这个项目。于是只专注于立定跳远和三级跳远的练习。当时的成绩是,立定跳远可达2.9米,三级跳远在13.7米左右。现在我也会偶尔炫耀一下这跳来跳去的本事,再不跳跳就老了。

 

初中的业余爱好有很多,乒乓球和篮球是主要代表。每天放学,淘气的小伙伴们就相约在水泥乒乓球台,开始了各种较量,直到天黑也不走。天黑了,也能各种推着小白球,飞来飞去,那是相当投入了。这就招来了老师和家长们的批评教育了。

 

周末或者假期的时候,小伙伴们就相约家属区里的篮球场。这个篮球场就在离家100米左右,很方便。这是厂矿篮球比赛的场地,比较专业。记得厂里有几个篮球特招运动员,比赛时能扣篮,相当霸气。而我们,每次在篮球场的战斗都是要耍到天黑的,带着各种小伤小痛回家了。那个时候,意识里就没有“累”字。现在的我,在疫情没有爆发前,还会经常到大学或者公园的篮球场打打篮球,找找青春的味道。只是每次战斗一小时左右,就觉得累了。

 

上学期间,到课间的时候,同学们喜欢跳皮筋,跳黄河,还有“跳马”。跳马最可拍,在学校走廊里,以人当马,同学们一个个跨跳过去。现在想想,真的是危险呀,还好成功避免了校园惨案。

 

当然还有超级调皮的时候。我们几个小伙伴组团去别的园子里摘枇杷吃,去火车上扒苹果吃,好像啥都敢干。想想小学的时候还比较单纯,都是玩玩弹珠(输赢带钱的)、滚铁环、打陀螺和拍字画等。现在我们这些小伙伴们,现在虽然在天南地北,也都一直保持着很好的关系。

 

初二的时候,我是城市户口了。听说父母送了不少的礼物,走通了关系,解决了这个关键问题。我们家不再是“半边户”了。这是件可喜可贺的大事情。哈哈

 

妈妈也开始去工厂工作了,看上去都很顺利。而就在我们初二放暑假的时候,母亲在工厂就意外受伤了,手臂受了重伤。这是工伤,在医院养了很久。那时候,爸爸也要上班,于是我和姐姐学会了做饭,每天做好饭菜送到医院去给妈妈吃。妈妈康复以后,也就没有去工厂工作了。

 

初中的时候,港台歌曲很流行,大街小巷,随处可以听见。我当时买的第一盒卡带却是校长谭咏麟的《像我这样的朋友》,人民币7.5元,当时可兴奋了。“风雨的街头,招牌能够挂多久……”。后来又录制了很多卡带,刘德华的比较多。当年元旦前,有两个同学找我,要不咱们三弄一个组合,今年元旦晚会唱跳小虎队的歌曲。一拍即合,瞬间开练,欢声笑语的进行中,听着卡带,揣摩着动作……有点像现在的练习生,哈!因为运动能力,跳舞是我的强项,可唱歌却是我的痛点,还好是合唱,他们能补全这个音准。付出总会有收获,元旦晚会上,我们穿着笔挺的西装唱跳一首《青苹果乐园》,惊艳全场,掌声伴着尖叫,很是过瘾。演出西装是借来的,那时家里还真没有钱去买这个服装。幸运的是,学校居然拍了一张我们演出时的彩色照片,我一直保留到现在。智能手机的时代到来以后,我又把照片拍到了手机里,偶尔拿出去炫耀一下。而现在,这三人当中有一位就真的成为了实力音乐人,为他的坚持点赞。多年以后,他帮我创作了一首好听的歌曲《遇见自己》。

 

那个年代,港台的流行歌曲和功夫片横行,尤其是什么古惑仔,成了一代人的记忆,也毁了不少人。每次越过山丘去上学时,总有各种帮派的拉拢我入帮,做啥都有个照应。这些人在当地叫“社会青年”,也就是小混混。还好那时的我,胆子比较小,不好打斗,也不好男女关系。那时和我们玩的好的女生,都当男生使,没啥特殊。初中三年,成功的避免了打群架。

 

初中的学习生活,那算是比较顺利。该耍的耍了,该学的学了,不该学的也学了不少。数学老师印象最深,因为他上课最喜欢教育女同学,还经常敲头和罚站,同学们很是怕他的。其次就是语文老师,他参加过越战,经历过生死,所以讲起课来,威严感十足,还有点英雄的光环。再就是历史老师了,因为他一脸大胡子,还是很特别的。恰米粉时得特别注意,别混一起了。后来听说这个历史老师居然搞起了师生恋,有文化果然很可怕。最可爱的要是我们的班主任老师姜老师,因为她的安排,我们班的很多同学都是来自同一个老家。在班主任的精心调教下,班里的氛围很好,在学校成了尖子班。也是在姜老师的建议下,父母支持我读高中。那时候坚持读书是不容易的,不是学习,而是学费。姐姐为了家庭收入,没有上高中,而是选择了技校,毕业后直接在厂区工作。这也影响了她的一生,这也让我有些自责。

 

初中的会考和初三的大考,都很顺利。体育成绩对我们几个小伙伴而言,都是小儿科,长跑、跳远和引体向上,都是满分。最重要的是我们这几个淘气包的成绩都挺好,顺利的就读当地最好的高中。

 

而走入高中之前的暑假,现在想想,也是比较疯狂的。那时表哥从外地过来,跟着我爸学技术。有一天,我和表哥去买福利彩票,当时全国很流行的,2元一张。我买了两张,给了他一张。结果是他中了一等奖,中了台大冰箱,这在当时可是台大电器。我们兴奋的弄回家了。这是表哥的奖品,那得通知外地的姨妈姨父来拿回去。姨父当时是司机职业,这可方便了。他真的开着货车就来了,估计得有500公里路程。

 

既然车来了,我们又放假了,我和两个小伙伴就相约回家乡耍几天。一拍即合,第二天坐在货车后面就出发了,妈妈给了我一百元钱,那时对我来说是大钱了哦。保护着大冰箱,不知摇晃多久,我们到姨父家了。于是开始了在乡村里各种耍。去池塘钓鱼,钓不上就用网子抓鱼。去菜地了摘菜,辣椒、黄瓜和茄子等,摘下黄瓜,直接往嘴里送,偷吃了不少。还参观了附近的月饼厂,就是小时候经常吃的桔皮月饼,脆脆的,闻起来有桔子味,吃起来很甜的。参观以后,我决定不吃月饼了,到现在也就是吃一小块。因为你看到的是月饼馅就在地上,苍蝇满天飞……说实在的,那时候估计还是很少有人在意食品卫生规范,能解决温饱就已经很好。

 

姨父家离韶山冲有80公里左右,我们几个小伙伴就想骑车去看看。一人搞了一辆大载重自行车。刚开始兴高采烈,没想到在这山路骑了两小时左右,就累得不行不行的了,大家各种喘。再看看前方,离韶山冲还有好远好远,于是大家当即决定,放弃这次骑车之行。直到2019年7月,我才真的和其中一位小伙伴一起到了韶山冲,瞻仰我们的伟人毛主席。

 

初中生活应该是我的黄金时期,各方面都有点闪光。现在玩得来还是初中同学,知根知底,也就是发小了。即使长时间不联系了,只要一见面,那还是激情四射,侃侃而谈,回忆那时候的种种丑事。

 
 
 
 
 

下回继续回忆!

微信“扫一扫”,直接在手机上观看影片

加载更多

影片点评
快速评论

热门频道

热门排行

明星热榜

更多+视频分享

  • 《感恩父亲》
  • 2017年儿童音乐剧夏令营火热招生
  • 笑剧《开心晚宴》全国巡演 为爱开

用手机访问